您的位置: 玉溪资讯网 > 星座

图腾燃烧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不解之谜

发布时间:2019-10-19 01:08:33

图腾燃烧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不解之谜

“我们其实不完全清楚你出了什么事,”她答道。“你早上就走了去打猎,去了4个小时。由于你基本上不会晚回来,我就担心你是不是受伤了。我打发阿尔顿去找你。”提里奥笑了。阿尔顿是城堡的守卫队长,也许是他最忠实的朋友了。他该猜到阿尔顿会去找他。卡蓝德拉继续说,“就在他离开城堡那时候,他就撞见在米拉达背上的你。他说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意识不清,并且你被你自己的缰绳绑在了马鞍上。”

提里奥用手轻捶着自己疼痛的头。“绑到我的马鞍上这一点都不合乎道理,”他疲倦地说。

她把她凉凉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安慰地说:“你的肋骨断了,你的胳膊也被切开。我们害怕你是被一头凶悍的棕熊攻击了。阿尔顿刚把你带进来,巴瑟拉斯就对你进行了治疗。”

提里奥在她的椅子上重重地坐下来。巴瑟拉斯巴瑟拉斯医治过他那个年轻人只是刚刚通过圣化仪式成为一名圣骑士,提里奥很惊讶地听到他的力量提升的这么快。这有点自大了,不过虔诚的巴瑟拉斯已经被分配为提里奥接班人-在整个壁炉谷,领主圣骑士他的继承人。他以他们的圣典的神圣的方式教授这位年轻的圣骑士,并且教诲他政界活动中的各种礼节。尽管他很高兴看到这位年轻人已能够医治他,还是有些事让他反思。和兽人的角斗真的发生了

卡蓝德拉跪下来,贴近他。“巴瑟拉斯的治疗让你受到很大压力,也把他累坏了。你睡的时候,说胡话大喊了好屡次,”她说。

他疑惑地看着她。“然后呢”他问。

“嗯,”她带着一丝关心的表情掠过脸庞说,“你一直在胡扯着关于兽人的事情,提里奥。你说在壁炉谷有兽人。”

他疲倦地倒进椅子背里。那次狂暴的冲突的记忆再度向他袭来。那角斗是真实发生的事。他的眼光落在她水晶蓝的眼目上,严肃地点了点头。

“确实有一个兽人,”他告诉她。卡蓝德拉跪坐到自己的脚踝上,目瞪口呆。

“圣光保佑我们,”她低声说。就在这时,门砰然打开,五岁大的泰兰跳着进了屋。

“爸爸!爸爸!”男孩喊着,向他的父母跑上去。卡蓝德拉直起身站起来,泰兰跳上提里奥的大腿。当小男孩撞到他疼痛的胸部的时候,提里奥发出低沉的嗯的一声。

“泰兰,我的儿子,怎么样啊”他问,完全把他的儿子包在自己怀里。泰兰抬起头忸怩地堆满笑容耸了下肩膀。“你好好对待母亲了吗”泰兰玩命点头。

“他总是相当地留意,”阿尔顿粗壮的声音从门口隆隆地传来。“但是他就像他爸爸儿时那样到处闹腾。”当这位忠实的守卫走进屋里时,卡蓝德拉热情地对着他笑。“我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甚么。我在那边看见泰兰像一头愤怒的食人魔那样朝这边过来,就想先捉住他,别让他吵了你,提里奥。看来我不该担心的。”发出低沉的咕噜声,提里奥抱着泰兰站起来,走上去问候他的老朋友。两个人真心肠握着手。

“卡蓝德拉告知我是你把我脱回到城堡来的,我该好好谢谢你。哎呀,阿尔顿,如果每次在你帮我脱离窘境之后,我有一个金奖章……”

“没必要。我只是把你的马牵回来。要是你想谢谢谁,找巴瑟拉斯吧。为了努力治疗你,他把自己的力量都耗光了。你看来是被玩命暴揍了一顿,兄弟。无路如何,很高兴看你回到活人堆儿里。你那会儿真是让我们担心了好一阵。”

“我知道的,”提里奥说。“我们有些事得谈谈,就现在。”阿尔顿点着头,侧头看着旁边的泰兰和卡蓝德拉。理解了队长的奥妙暗示,卡蓝德拉从提里奥的胳膊上接过泰兰,说,“那末我就留你们俩在这。你们有事情商量。小家伙也需要躺下睡会儿。”她亲了下孩子的脸。泰兰不乐意地哼哼着,想要努力脱开母亲紧握的手。卡蓝德拉温顺地对自己笑着。

“和你父亲一样,”她格格笑着说。提里奥和阿尔顿都微笑着看她离开。

“待会儿见,儿子,”提里奥说,目送他们出屋。当他们听不到这边说话时,他转脸向阿尔顿,他1脸的焦虑。

“有个兽人,阿尔顿。很有可能,他还活着。就我所知道的,他在外头只有一个人。在我们进一步了解之前,这事我希望只有我们俩知道,固然还有你把我带回来时在场的人知道。我可不想让这事闹得整个省区恐慌,万一这只是一个孤立事件呢。”

阿尔顿强健的下巴明显地收紧。“在这一点上可能已有点问题了,老爷。巴瑟拉斯和我在你睡着的时候都在场。我们都听到你念叨那兽人的事,”他说。阿尔顿继续说着,提里奥则一脸苦相。“你和我都了解巴瑟拉斯。当他一听你说‘兽人’,他勃然大怒,然后开始召集1全部编制团在乡下遍地追寻,看是否是还有那种凶猛的怪物。我真是不得不把他压下来让他冷静会儿。”

“我赞许这小伙子的豪情,不过他的热情会造成问题,”提里奥表情冷漠地说着。

“你这是个不充分的陈述,”阿尔顿一边附和着说,一边微笑。两个人很早就明白巴瑟拉斯那近乎狂热的着迷于与兽人作战。巴瑟拉斯的父母在那次战争中被兽人谋杀了,这使得这位遭到精神创伤的孩子成了孤儿并且极度伤心。于是决定他的余生都要与兽人的邪恶作战,巴瑟拉斯承受了多年的严酷训练与学习。但是悲惨的是,这位感情剧烈的年轻人在那场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被允许成为1名圣骑士。虽然他做了那么多训练和准备,巴瑟拉斯没有机会为他的被屠杀的父母报仇,这个事实折磨着他。他还觉得只有一个方法能赢得他的尊长们的尊敬,就是通过战役让双手染满鲜血,就像他们过去那样。他梦想着成为1名强大的英雄,报复那些把他家人从他身边带走的生物。

虽然他同情这位年轻的圣骑士,提里奥明白这类思维会导致灾害。“我怀疑他会对我的遭受保持缄默。特别是他治疗了我的伤口以后。多少人知道这事,阿尔顿”提里奥焦虑地问。

“过去几天里流言已经飞遍了整个城堡。光我自己就听到了各种说法,从一个兽人突击小队,到一支羽翼丰满的大军正等着突袭我们。你猜怎么着。人们都吓坏了,以为部落将归来。还有,特别是巴瑟拉斯

,他很畏惧如果敌人像之前那样再来一次自己不能一个人击退它们,”阿尔顿答道。提里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让我们祈愿事情不会变成那样,”提里奥认真地说。“召集我的顾问们。我们会在议会进一步讨论这事。”阿尔顿爽快地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了。提里奥清了清喉咙。“阿尔顿,”他轻轻地说,“最后一件事……”阿尔顿停下脚步定住。“在你找到我的时候,你看见我当时的样子了”

“是,”阿尔顿回答道。

“我不可能自己把自己捆到米拉达身上,并且在那种情况下找到回家的路。”

“是,老爷。那不可能。”

“那你当时没看见任何其他的人在那没有个帮助我的人还把我的马领回到这”

“没有,老爷。周围没人。我甚至后来回去找痕迹。甚么也没找到。肯定有人把你绑到了你的马上。并且以我的生命担保,我说不出是谁,”阿尔顿说完了。提里奥点着头示意他离开。自己一个人,提里奥仔细地回想着是哪一个无名的救星做的。就他所知,那天早上在林子里的两个人就是他自己和那个神秘的老兽人。简单地说,提里奥想知道是不是那个兽人救了他。他过去与这类生物的经历促使他排除这种想法。那些兽类的生物没有荣誉观念。从他对它们的见识来讲,他可以肯定它们历来不会对另外一种生物表示出它们的怜悯方式,尤其不会对一个令人生厌的敌人。(未完待续。)

宝鸡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山东治疗阴道炎费用
苏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宝鸡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山东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