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资讯网 > 育儿

乾坤转混沌 第七章 力量传导(一更)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5:04

乾坤转混沌 第七章 力量传导(一更)

早上,叶正风正在阁楼的演武室中演练着一套的拳法,说是拳法也不对,其实就是演练一些出拳的动作而已,只是一些普通的直拳,勾拳等等的动作。

这三年来,除了闭关修炼以外,即使叶正风在宗外行走的时候,每天早晨都会起来练习一个时辰这些动作。最初的开始是因为郑轻扬说过的一句话:这世上无论任何武学,都是由一些最开始基本动作慢慢发展,后来才演变成武学,但是所有武学依然脱离不了基本动作的范畴,这也是高手到了最后为何举手投足便能有莫大威力的原因。

正是因为这一句话,叶正风就开始了每天这一个时辰的练习,一开始的时候叶正风还有些不以为然,如果不是郑轻扬的嘱咐,他还完全不会这么努力的练习。

直到有次叶正风心血来潮研究这些动作的时候,却突然有所发现了。一天叶正风无聊的时候,就对着自己阁楼外一些树一拳拳的折腾

,突然想起了早上练习的动作,叶正风便踏脚,扭腰,直拳,一拳打向了一棵树上。

原本这棵树被叶正风的拳头已经打得直摇晃了,叶正风那时候已经修成了《藏兵决》的第一层次大成,随意一拳打得一颗树一直摇晃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叶正风最后的那一拳,却无意直接打断了这棵树。

叶正风愕然的看了看这棵树,一开始的时候叶正风还以为这树已经被他之前的拳头打烂了,立刻就走到另外一颗树前,普通一拳的打过去,树只是摇晃了一下,之后叶正风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动作,再次踏脚,扭腰,直拳,“轰”的一声,树又断了。

叶正风之后几乎把西风峰阁楼区域的树全部打断后,发现踏脚的时候好像能从大地上截取到一股力量,之后经由身体传导到腰的时候,仅仅一个扭腰的动作,却好像使得这股力量膨胀了起来,再传导到拳上的时候,和原本就拥有的臂力叠加而上,才能造成这样的威力。

那时候的叶正风就好像寻获了什么武道至理一样,还特地研究了各种拳法、掌法之类武学的发力动作,之后捣鼓出一套基本动作之后,叶正风便每天努力的演练这套基本动作了。

在研究这些的时候,叶正风发现了无论什么样的动作,发力方式如何,要发挥出更大的力量少不得两个要点,第一点就是脚从大地上的借力;第二点就是腰,如果要没有配合的运动,就算借到的力量有多大,打出来的攻击和原本没有这些动作的攻击基本是一样的威力。

所以叶正风现在演练动作的时候,集中演练的便是身体内部力量的传导。演练了一个时辰左右,叶正风便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显然叶正风演练的时候没有动用丝毫元力,只是纯粹的肉身力量去练习,但是这三年来无间断的演练,叶正风已经感觉到身体里的所有力量都已经能完美掌控了,刚刚突破元灵期的一些不协调感也很快的消失了。

叶正风演练完以后,换了套衣服就出门去了,叶正风此次出门正是准备去主峰找一趟老宗主,看看老宗主知道不知道郑轻扬出宗的目的是什么。

其实叶正风心中也隐隐有所猜测了,郑轻扬此生中剩下的目标,除了他自己以外,也只剩下当年那件事情而已,但是叶正风虽然所知不多,但是也能推测出当年那件事幕后一定有着一只巨大的黑手在推动。

没过多长时间,叶正风就站在了主峰中老宗主的茅屋前了,叶正风先是对身后的一个黑袍人拱手谢道:“多谢袁师叔了,弟子离开的时候还要再麻烦袁师叔一次。”

黑袍人正是守护藏经阁的长老,袁师叔。叶正风以前来老宗主住处的时候都是郑轻扬带着进来,此时郑轻扬已经不在宗内了,叶正风在主峰上也不认识其他的长辈,只能去找这位袁师叔了。袁师叔摆了摆手,说道:“客气什么,能为老宗主办事,是我的荣幸。”

茅屋内突然传出了老宗主的声音,说道:“宏烈,你在老夫这里到处逛逛吧,风儿进来。”袁师叔知道这是老宗主要他先行离开的意思,躬身对着茅屋一礼后,便离开了。

叶正风走进了茅屋内,老宗主还是端坐在以前他的那位子上,叶正风对着老宗主行了一礼后,恭声说道:“风儿见过师祖。”

老宗主点了点头,直接便说道:“你这次来老夫已经知道了,他去调查当年那件事了,短时间内还不会回来,以他现在的实力足以横行天下,你也不用担心他。”

叶正风没想到老宗主居然第一时间就猜出他这次来的目的,但是想了想郑轻扬说过的细节,不禁又担忧道:“可是师祖,如果是当年那颗头颅出现的话,师傅也未必…”

老宗主截口呵斥道:“好了,现在你专注的应该是你修行的方面,他再不济也能逃回来,你一个旁听者也能明白其中的危险,难道他这个当事人还能糊涂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不配辰儿当年的牺牲!!”

听完老宗主所说,叶正风也觉得老宗主的话有道理,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老宗主就这样撒手不管,心中也有些怨气,说道:“既然这样,风儿就不打扰师祖休息了,风儿先行告退。”话毕,叶正风直接便出了茅屋,找袁师叔离开去了。

一个穿着紫金长袍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老宗主的茅屋内,正是镇魔宗主,笑着对着老宗主说道:“呵呵,看来这小子还生气了,真有种啊!不过,叔父对郑轻扬真的不管不顾吗?”

老宗主说道:“这小子的性格,不碰碰壁他还会继续下去,这事他现在还不能掺和进来。至于郑轻扬倒也不用太担心,以他的实力再不济也能逃回来,如果他也逃不了的话,派什么人过去也白搭。”

镇魔宗主点了点头,认同道:“也是,不过郑轻扬倒也确实了得,心中有着心魔居然也能达到这个层次,不愧是当年的双骄之一啊。”

老宗主叹道:“可惜的是现在才解开了这个心魔,不然当年让他接任宗主也好啊,也不用辛苦你了。”

镇魔宗主默然了一下,其实他的资质原本就不逊于叶辰、郑轻扬两人,只是天性逍遥,不爱与人争斗,所以在叶辰那个年代如果不是执法堂大弟子的话,恐怕名声也不会响亮到哪里去。

当年老宗主黯然退位,只留下一个让他接任宗主的命令后,就闭死关了,镇魔宗主当年也突然上位,自然宗内也会多出许多不协调的声音,再加上执法堂这个传承老实说就是一个得罪人的机构,自然也会有许多反对者的存在。

镇魔宗主也足足浪费了四五十年的时间,才把这些声音都压了下去,之后显露出自身的雄才大略后,经营了两百年左右,才算震服了宗内的各大高层。但是这些都不是镇魔宗主本身想要的,只是如果当年他不接任的话,恐怕镇魔宗本身就会掀起一场内部的夺权风暴,即使镇魔宗不会分崩离析,也会实力大减,对于西域、南域来说恐怕就是一个彻底抢夺西南域地区的机会了。

北京治疗妇科病价钱
长沙治疗不孕不育女性医院哪家最好
黑龙江治疗前列腺囊肿哪个医院好
南京专治勃起障碍男科医院
天津前列腺炎好的治疗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