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资讯网 > 时尚

送葬诗歌 第九十八章 进展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1:28

送葬诗歌 第九十八章 进展

在莉琪把奥斯卡运回他的宿舍时,柯特已经从斯洛特人的高楼中离开,和卡勒特·科勒拉斯及他手下那些脑筋不好的家伙稍微交流了一会后,两方终于建立起了一个脆弱的临时合作关系。

从卡勒特·科勒拉斯那里弄到了一些情报的柯特正沿着河流的方向,悠闲的晃荡在旧城区和上层住宅区邻接的纵长型区域街头。明明只隔着一道不算宽阔的小河川,对岸和此处却仿佛两个世界,贫困潦倒的老城区和生改变的老城区——就连走在此方街头的人群都穿着各式流行的衣装。

周围那些相当高大的建筑物已经亮起了灯。拔地而起的高塔状建筑物犹如镶嵌宝石的柱子,散射出的光辉就连高悬于天幕的群星也为之失色。并非戏言,柯特感觉在这座城市中,已经看不太清楚星星的位置了。

和来时不一样,透露着战前一小段经济膨胀期特有的浮夸风格的装饰在夜色中被打上的灯光照的雪亮。漫步在夜灯交织出的光影下,四处回望,周围的钢筋水泥丛林让人陷入一场时空错乱的环视。

卡勒特·科勒拉斯,这个斯洛特人身上有种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从他手下那些成员对他説的每一个字都战战兢兢地俯听命的样子来看,他在这一团体中的威权恐怕没人能与他相提并论。

这个脑袋上浅色的毛已经变得稀疏的壮年男性正是尼可拉斯他们的老大,同时也是“蓝色眼睛”瞄准的要目标。虽然他的个子不高,从肩幅和腰身来看体格十分壮实

,据説他曾经有徒手将魔物杀掉的壮举。

没人知道他过去的经历,就算是很久以前就跟随在他左右的一些高级成员,也只是在他来到卡特里斯后才与他有所交集。伤痕累累的他身上布满了形状骇人的伤疤,不用説也知道他是历战之人。

柯特向他表明自己的来意后,他的表现却显得他对柯特所説的“利益共通体”毫无兴趣。听柯特説了一会调查的成果之后,他便带着柯特来到了一个大型会议室中——在这里,已经有许多斯洛特人在等待。

“莱恩斯特先生,我听卡尔罗塔简单的介绍过你,他説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佣兵。”卡勒特·科勒拉斯指着这些人对柯特説,“但是如你所见,我们之中的其他人并不认识你,他们甚至不知道你的打算。”

他放柯特一个人站在会议室的中心,自己一个人走上了席,边走他还边説道:“所以,我希望你在这里説一説你的来意。顺便——当然只是顺便,看看他们是否支持你的计划。我会视情况做出决定。”

这是个会议——完全由斯洛特人主导的会议。卡勒特·科勒拉斯的态度很明显,他不怎么相信柯特,也不认为有必要接受柯特的提案。事实上,柯特的威胁对他来説根本不痛不痒,那些“蓝色眼睛”还没有触碰到他们组织的深处。那个所谓的“顺便”,也不知是否真的会决定这些人的选择。

话虽如此,态度却总是要表现出来的。

柯特站在会场的中央,稍微説了説能告诉这些人的信息,他的态度很明确,和他们的合作只是出于共通利益。理所当然,他之所以会调查这件事的缘由被尽可能的一笔带过,至于雇主的信息,更是无可奉告。

可想而知,这样遮遮掩掩的自我介绍很难获得这一小撮坚持排外的斯洛特人的信任,他们很快就质疑起柯特的真实意图。

“某个意义上,我们只是恰好走在同一条路上而已。”柯特简单直白的强调,説话的声音高扬起来,一下盖过了周围帮派成员们小声讨论的嘈杂声,“我要调查那些人,你们也是,仅此而已。所以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做什么,只要给我调查到的情报就可以——毕竟你们是受他们危害最大的团体。”

他们的反应和柯特预料中的差不多,因为从事的行业的问题,他们过度奉行保密主义。正因如此,他们才才坚持不借助其他人的力量,要凭借自己的手找到不断袭击他们成员的“蓝色眼睛”,让他们付出代价。

就算柯特是经卡尔罗塔介绍来的“帮手”,也很难获取他们的信任,这些心怀鬼胎的帮派成员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柯特提出的要求。经过了长时间的讨论,愿意接受柯特条件的成员也寥寥无几。

费了半天口舌试图説服他们,绝大多数帮派成员都认为“不应该让一个外人——而且还是个有钱就卖命的佣兵——搀和到帮派事物中”。少数支持柯特説法的,都是距离生袭击事件地diǎn比较近的分部代表。

他们讨论的时候,嘴上口口声声都説着什么“为了组织的安全”或是“从大局上考虑”,但从他们説话的眼神中,分明可以看到他们都是在考虑自己的利益。最后的最后,居然是卡勒特·科勒拉斯做出了决定。

“好了!你们烧到现在,我也明白你们的想法了。”卡勒特·科勒拉斯拍了下桌子,猛地站起来,桌子的悲鸣传遍了全场,让还在耍嘴皮子的帮派成员全都安静了,“但是,时间过了这么久,我们的调查却没有多少进展——我认为卡尔罗塔説得没有错,是时候转变一下调查的方法了。”

言下之意,便是“你们説得很对,但是我有自己的考虑”。他大幅度挥了挥手,站在会场周围的警卫几步走到代表们的身边,用非常“礼貌”的口吻将这些不久前还在夸夸其谈的斯洛特人们离开坐席。

顿时,整个会场鸦雀无声,这帮马屁拍到马腿上的家伙哑口无言,到现在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个老大并不是要他们反对柯特的提议,只是让他们像台上的小丑一样将自己的面貌表现出来。

“莱恩斯特,你之前説不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只要我们给你情报就行了。”也不管自己的属下有什么反应,卡勒特·科勒拉斯隔着老远对柯特説,“”

他一反之前表现出的不信任,简单直接的接受了柯特的条件。听到命令的随从diǎn了diǎn头,立刻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送到了柯特手中。他们之前的调查汇总在了几个小册子上,现在一并移交给了他。

感受着手中文件的分量,柯特算是看明白了——

这个组织的会议与其説是“讨论”,还不如説是卡勒特·科勒拉斯的一言堂。这些代表説了什么,或者是柯特説了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这个会议最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全凭他一人做主。

所以扯皮了半天,还不如卡勒特·科勒拉斯説的一句话管用。

看得出来,这个组织完全团结在他一个人身上——但这就很奇怪了。如果“蓝色眼睛”如他们所声称的一般,是要和他们的组织抢夺街道的所有权,不可能对这个组织连最基本的调查都没有做过。

如果“蓝色眼睛”们知道这个由卡勒特·科勒拉斯统领的团体,权柄几乎完全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时,他们先要做的应该就是瓦解这个组织的统和性。失去了唯一能控制这一团体的卡勒特·科勒拉斯,这个松散的组织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内部斗争而分崩离析,要解决剩下的杂鱼不费吹灰之力。

奇怪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从他们洗劫仓库,袭击帮派成员,甚至在斯洛特人的会场制造爆炸的行为可以看出,这个组织和还稍微顾及自治领法律的地下势力不太一样。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无法者,从出现到现在为止,所做的一切都将法律条文视若无物。

这样手段激烈的无法者如果想袭击卡勒特·科勒拉斯,只要在宣布自己名号之前——甚至在第一次袭击之前给他来diǎn小事故就可以了。只要暗杀成功了,可能用不着他们动手,在卡勒特·科勒拉斯统治下的组织就会因为各种原因崩解,到了那时,他们只需要做些扫尾的工作就可以了。

他们不这么做,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么?

一边思索着,柯特在河边慢悠悠的走着,河水因为热气蒸腾起某种混合着腐败物的臭味。这条河经常会有些居民不遵守规定吧生活垃圾直接丢进河水中,时常能看见已经腐烂的垃圾漂浮在水面上。

路旁已经没什么行人,这已经是这个区域比较偏僻的位置。稍微再沿着这条路走远一diǎn,就能看到卡特里斯的外层高墙,军队已经配备有高性能炸药和重型魔道炮击装置,普通的外墙也只剩下防备魔物来袭的功能了。

陡然,吹来的夜风让柯特的鼻子嗅到了一个熟悉的味道,混合在腐水的腥臭味中,一股轻微的甜腥气息挑动着他的神经。急忙顺着气味传来的方向赶去,不消片刻就找到了气息传来的源头。

最近自己和这些东西还真有缘分,柯特脸上浮现了一抹苦笑。

成都恒博医院在线预约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需多费用
成都恒博医院怎么预约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是正规吗
成都恒博医院有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