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资讯网 > 时尚

覆云乱煜 第一百九十八章 西玄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7:16

覆云乱煜 第一百九十八章 西玄

这一连串的埋伏和偷袭本应该是用尽了萧煜的最后一丝元气,但令唐圣月感到惊讶的是,萧煜此时的气息似乎非但没有衰弱下去,反而又有回升的趋势。

直到她看到萧煜的双眼,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瞑瞳,那就说得通了,难怪他会恢复地如此之快。不过紧接着在她的脸上就浮现出一抹嘲讽笑意,到了萧煜如今这个境界,瞑瞳已经沦为鸡肋的存在,对于自身境界实力并无太大益助,反而会使自己元气有失精纯,萧煜也应该有所察觉,所以很少动用瞑瞳。如今萧煜将鬼王的元气全部吸尽,在她看来无异于饮鸩止渴,虽然弥补了自己体内元气的亏空,可以有足够的元气来催动不死妖身恢复自身伤势,但也让他体内的元气更为驳杂,与天人境界越行越远。

毕竟不同于以往,萧煜这次吸纳的是一位天人巅峰,即便是鬼王元气十去五六,在元气数量上也已经占到萧煜本身元气的三分之一。

看来萧履霜的名号还要保留很久。

萧煜显然也很清楚自己当下的处境,只是闭眼略微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就再度睁开那双没有半分眼白的双眼,将手中勉强还能看出人形的尸体丢在一旁,五指伸张,将落在远处的破阵子摄入自己的手中。

萧煜自嘲道:“天底下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我这次动用瞑瞳,隐患颇深,本来已经踏入天人门槛的半只脚估计又得收回来,不过唐姑娘你也不用幸灾乐祸,你以香火愿力入道,怕是终生无望逍遥境界,香火愿力再多,成就的也是假神仙,遇到了真神仙,还是不堪一击。”

唐圣月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道:“总比一辈子也入不得天人境界要好。”

萧煜不置可否,只是横剑胸前,对杜明师道:“劳烦杜真人先去诛杀陆林、张福、徐鸿儒等几名邪教逆贼,首恶唐氏交由本王对付。”

唐圣月一挑眉头,“王爷好大的口气。”

萧煜笑了笑,“先顾好自己再说。”

唐圣月一愣,继而脸色剧变,原本立在萧煜身后的天魔相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一抹黑影悄然出现在她的身后,丝丝缕缕的黑气正蔓延到她的白莲法身上。

萧煜持剑前行,说道:“你的境界确实高出我很多,不过就是在经验上差了些。”

萧煜一步一蓄势,一共走出九步,第九步时踩踏大地已是地动山摇。

唐圣月兴许是忙于剥去白莲法身上如野草一般旺盛生长蔓延的黑气,并未出手阻挡,任由萧煜蓄势完毕后一剑递出。

剑十九。

萧煜自从在东都见识过上官仙尘的剑三十六,尤其是剑二十三之后的数剑,堪称是一剑出既有一位逍遥神仙败,一人独面三位道宗大真人且战而胜之,这让萧煜对自己偷师而来的剑十九颇有些新的感悟,现在的剑十九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剑双回旋,而是类似于道家阴阳戟的存在,不过又不同于阴阳戟的分阴阳,更接近于阴阳相合。

上官仙尘为何名中有尘字?

道宗和剑宗本就是一家

,有相通之处也在情理之中。

这一剑堪称天人一剑,比起张九霄和第二剑奴也不逊色分毫,两股剑气在破阵子的剑身上环绕成龙卷,周围更有游散剑气如波纹,不见萧煜本人,只见剑气蜿蜒如双龙戏珠。

被天魔相缠身而不得不硬抗这一剑的唐圣月第一次双手全部举起,白莲法身刹那间有百丈之高,这几乎已经触摸到逍遥境界的边缘,摆明了要证明即便是有天魔相污垢她的白莲法身,萧煜蓄势九步的一剑也奈何不得她分毫。

两道剑气在唐圣月面前不足三丈时合作一道,剑气磅礴冲天,即便是第二剑奴来用剑十九,也不过如此。

唐圣月双手按在剑气龙卷之上,极速回旋的剑气斩在白莲法身的双手上,有无数白色光点飘落,如夜晚流萤。

已经完全不顾香火愿力消耗而誓要挡下这一剑的唐圣月嗤笑道:“堂堂裂土封疆的西平郡王萧煜,就只有这点本事?”

身形被笼罩在剑气中的萧煜默不作声。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则有一道剑气,足足八百道剑气层层蜂拥激射,打在白莲法身上,激出无数涟漪。

唐圣月脸色漠然,双臂平举,如同较力,丝毫不退半分。

剑气一直持续了半柱香的光景,缓缓消散,此时唐圣月的白莲法身不过刚刚缩水了三分之一,仍有六十丈之高,俯瞰着宛若蝼蚁的萧煜。

若是有愚夫愚妇看到,恐怕要以为是观音娘娘降世,跪拜不止。脚踏巨大白莲法座的唐圣月喝声道:“萧煜,还不随我回归真空家乡?”

萧煜仰头望向如神像的唐圣月,大笑道:“香火愿力加持己身,就真当自己是神仙了?”

唐圣月不怒反笑,将死之人,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萧煜敛去笑意,淡然道:“我出中都时,掌教真人赠我一剑。”

萧煜深吸一口气,以人仙吐纳之法将无数天地元气吸入气海之中,右手心覆在左手背上,弯腰作揖一礼,“请剑!”

东湖之上的天空,苍穹破碎,有金光洒落。

金光之中先是探出一截剑尖,继而剑尖向下垂落,其后的剑身从金光之中缓缓出现。

萧煜右手持有破阵子,左手虚握,似是在手中有一柄无形之剑。

百丈法剑降世,为仙剑落凡尘。

道宗九大法剑之七,西玄。

西玄法剑,镇压西方,白金之属,主杀之剑。

萧煜望向唐圣月,笑问道:“这一剑,可杀得你唐圣月否?”

唐圣月抬头朝空中望去,虽有香火愿力凝结的白莲法身护佑本尊,但仍旧是感受到西玄法剑上的森然剑气,几欲渗透骨髓,若是寻常修为的修行者,只消沾染了一丝法剑上逸散出的剑气,便是身死道消的结局。

徐鸿儒号称教主之下第一高手,扛下排名第九的南漓已是十分勉强,自己又有几分把握接下排名还在南漓之上的西玄?

萧煜不欲多言,左手当头劈下。

天地间先是一暗,然后云卷云舒,白金之色的西玄法剑破开云雾,下落直坠大地。

在众多道宗弟子、白莲教弟子和剑宗弟子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唐圣月的白莲法身只是稍作抵挡,就在西玄法剑下彻底崩碎。

――

一座建于地面数百丈下的大殿中,摆放有上百座各色神像,虽然这些神像服饰打扮、姿态神色各不相同,但面容却是一般无二,均是一位老年妇人形象,在昏暗光线中,熠熠生辉。

寂静大殿中,先是响起一串接连不断的咔嚓声响,足有二十尊神像身上出现无数裂痕。然后其中的十尊神像轰然坍塌,化作满地碎石,只剩下一个个孤零零的神座,而另外十尊神像也已经是摇摇欲坠,轻微颤抖不止。

一名中年道人迈步走进大殿,瞥了一眼坍塌的神像,抬手掐指,微微皱眉。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中年道人停止测算天机,一甩大袖,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十尊神像竟是瞬间停止了颤抖。

道人望向东南方位,轻声自语道:“当年贫道铸剑杀人,到底是对是错?剑乃凶器,伤人亦可伤己,过犹不及,过犹不及呐。”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电话预约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营业时间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预约电话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可靠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预约急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