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资讯网 > 娱乐

破天 67.第六十七章 上官池风

发布时间:2019-09-26 00:56:06

破天 67.第六十七章 上官池风

拾阶而上,丹轩与上官月儿两人一后一前朝假山之上的凉亭走去。

上官月儿裙子微微有些紧,勾勒出一抹诱人的曲线,轻风徐来,上官月儿裙摆微动,伴随着一直在丹轩眼前晃来晃去的一抹丰腴,丹轩竟突然觉得口中微渴,心中也是大呼:“真是妖孽啊……”

“哈哈哈”

凉亭处隐有笑声传来,笑声爽朗,夹杂着淡淡的威严,丹轩隐隐觉得这个笑声应该就来自于上官弛风。

……

凉亭之中,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年人正在对弈。

“父亲,您要见的人,我给您带来了……”上官月儿声音绵甜如蜜,却全然没有故意装出来的嗲声嗲气,倒是自然得很。

“嗯?”

上官月儿一句话倒是引来两道目光分别聚集在丹轩的身上。

其中一个和丹轩年纪相仿的人,丹轩是认识的,正是雅族年轻一辈中鼎鼎大名的优秀子弟,上官玉。

另一中年人身着一件宽松白色长袍,眉宇清明,面庞方正,棱角分明,下巴上还留着短小的胡须,手持一把羽毛蒲扇,单手扇动间,额前的丝发随风飘起,倒是洋溢着一种淡然的出尘之感。

丹轩微笑着迎上两人目光,对着中年人微微躬身,不卑不亢的淡然道:“上官前辈,晚辈是丹家丹轩……”

听着丹轩简单的自报家门,中年人神色中并无半分意外,唇角含笑,点头道:“世侄无须客气,你我两家本就是世交,我与你父亲丹丰也是多年的好友,当年听到你父亲辞世的消息,我也是痛心伤感了好一段时间,当真是天妒英才啊!”

上官弛风面色笑容不减,但笑容中却多出了一丝苦涩和阴郁,看向丹轩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些额外的东西,然后接着道:“以后也别叫什么前辈不前辈,就称我一声世叔吧……”

丹轩微微点头,然后道:“是,上官世叔。”

听着上官弛风这般说着,丹轩倒是能感受到上官弛风言语之中的真诚,这份真诚倒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

坐在另一边的上官玉,双眉微拧,一双星目在丹轩的身上游走,眸子中的不善之意倒是非常明显。

上官玉就只有上官月儿这么一个妹妹,偏生这个妹妹相貌清美不说,而且还异常的乖巧听话。整个雅族的人也都把上官月儿当成是掌上明珠一般爱护,尤其是上官玉,甚至不允许上官月儿受到哪怕丁点儿的伤害。

前两天看到上官月儿一直魂不守舍,上官玉也是不知原因,后来才知道,竟然是因为这个丹家废物。若说上官月儿喜欢的是别人,哪怕这个人是一席布衣、寒门子弟,只要上官月儿说喜欢,上官玉也断然不会阻止,但就是丹轩不行。至于为什么不行,这恐怕就要归结到天敌的原因了。可是自己这个宝贝妹妹却偏偏喜欢上了这个臭名昭著的丹家废物,这一点,上官玉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赞同的。

丹轩与上官玉之间确实是有过节的,二人都喜欢凌瑶公主,是一对不折不扣的情敌。当然,这是建立在丹轩并未被穿越的前提之下,现在的丹轩却已不是以前的丹家废物了,自然与上官玉之间的情敌关系也就不复存在了。

但是无论二人之间是否是情敌,两人谁也看不惯谁,这倒是真真切切的。上官玉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丹轩,丹轩也毫不示弱,漆黑的眼眸迎着上官玉不善的目光而凛然不惧,两人之间隐有火光闪动,就像是终将燎原的熊熊火焰一般,即将喷薄而出。

上官弛风看着两个人丝毫不加掩饰的敌对,脸上并无异样,心中却也明了二人因何如此,自己的儿子喜欢凌瑶公主,他上官弛风肯定知道。而丹轩喜欢凌瑶,这个几乎又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所以,二人的敌对自然也就理所当然了。

相比于这个上官家的准族长,身为这次会晤的连接点的上官月儿则是微微有些焦急。本来是害怕丹轩会与自己的父亲闹些不愉快,但没想到,刚一个照面,丹轩竟与自己的亲哥哥僵上了。

上官月儿一阵心急,心里也是把上官玉数落了好几遍,不断给上官玉使眼色,然而上官玉就像没看到一般,依旧怒视丹轩。

场面有些尴尬,最后还是身为长辈的上官弛风出来打了圆场。

上官弛风手中蒲扇摇了两下,对着两人笑着道:“年轻人不要这么倔,来来来,玉儿啊,我们抓紧时间把这盘棋下完,然后你们两个年轻人对弈一盘,切磋一下棋艺,也好一笑泯恩仇嘛,哈哈……”

上官月儿冰雪聪明,自然听出了自己父亲话语中的些许不安分,心中也是极其不喜,长长的睫毛一扬,如画一般的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上官弛风一眼,随后便隐隐有些担忧的看向丹轩。

丹轩却是真正体会到为什么别人都说上官弛风的脾气怪了,哪有这样打圆场的,这分明就是在挑起战争嘛,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啊!

不过曾经身为火神的丹轩同样也不是怕事的人,当即便道:“好,既然上官世叔有此提议,那就这般好了!”

上官弛风双眉一挑,心中对于丹轩的评价倒是又高了一份,竟然知道对手是京都棋圣垂阳的门人弟子,竟然还能这样轻描淡写的应下来,这个丹轩如果不是在棋艺一道小有成就,那定然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小辈!

听到丹轩颇为从容的言语,上官玉双眉一挑,眼神中却是掩不住的笑意,开口道:“就依父亲所言!”

……

丹轩和上官月儿在石质棋盘的旁边的两个座位上挨着坐下,看着这对父子正在凝神注视着的棋局,丹轩和上官月儿也都静下心来巡视着整盘棋。

二人的棋局已经临近收官,所谓收官,就是一局棋的最后阶段,经过中盘战斗,双方领地大体确定,尚有部分空位可以下子,这时就称为“收官”。

上官弛风手拈白子,轻轻敲击着棋盘石面,双眉微微皱起,清朗的眼眸盯着棋盘,眼角周围的鱼尾纹显得微微有些扎眼,却并不影响上官弛风整个人的风雅气质。

反观上官玉,双眉紧锁,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枚黑子抵在额前,眼神在棋盘上反复游走,显得有些犹豫。

上官玉犹豫思考了好一阵,这一颗黑子却终究没有点下,依旧紧皱双眉思考着。

看着两人截然不同的神情,丹轩也大概猜到,比起老一辈的上官弛风,上官玉的棋艺终究还是差了一筹。

再度巡视棋局,丹轩却又微微有些不确定了,现在的石盘之上,黑白双方的局势也并不是想象中的如山压卵一般明显,而是双方力敌势均,竟是难以看出输赢。

此时的棋局正是玄素厮杀的关键时期,黑白双方只要有一方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上官玉百般犹豫之后,终于将手中的白子点下,狭长的手指夹着玄黑的棋子啪的一声扣在了棋盘的九五路之上。一子点下,上官玉的剑眉皱得更深了,显然自己对这一步棋也不是很有把握。

见上官玉竟然选择在九五路上点子,丹轩微微摇头。依照正规棋道,这一步棋倒可以算是此时棋局局势最好的一步点子,此子一落,虽说并不能使局势立见分晓,但好就好在能够救下挨近于中腹的几颗黑子,稍解燃眉之急。

然而,奕棋之道,却并不一定要单稳不搏,适当的血性搏杀却是真正地能让棋子锋芒隐现。依据丹轩看来,身为年轻人的上官玉更应该有血性、有气魄,敢于放手一搏,而不是一味的求稳……

丹轩心里如是的想着,面上却并无表情,甚至是一片淡然。

上官弛风见上官玉已落子,而且是落在了九五路上,面上也是微有笑意

破天  67.第六十七章 上官池风

,但含笑之中却隐有失望。

上官弛风右手夹棋子,左手却是拿起扇子缓缓的摇着。片刻之后,上官弛风唇角一掀,眼角的鱼尾纹彰显着微微笑意。上官弛风将手中的白子点在七八路之上。

看着上官弛风的下子位置,丹轩暗暗点头,这一手倒是与丹轩的想法完全一致。看来这上官弛风的棋艺境界还是要高于上官玉的,之前的棋局虽说隐有杀意,却也并不是很明显,反而只是暗处的较量。

而上官弛风的此子点下之后,整个棋局却是真真实实被抬在了明面上了,杀意外露,隐隐好像战壕厮杀一般,完全是阳光下的战争。

整个棋局在上官弛风这一手之后,竟变得杀机盎然起来,就像是投入湖面的一颗石子一般,惊起层层涟漪……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咨询热线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再线咨询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地址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的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