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资讯网 > 娱乐

走尸档案 第九十五章 提醒

发布时间:2019-10-19 00:52:01

走尸档案 第九十五章 提醒

我这话本来是挑衅傅楠,没成想他竟然真的听进去了,沉吟道:“你告诉我,到底惹上了什么人,我去摆平。”听起来,口气倒是挺大的。不过,他的话到是提醒了我。羽门的人虽然厉害,但也只限于在他们的地盘上。他们人力有限,出了羽门,来到这个社会上,其实力量并不算大,对上傅楠,只有他们吃亏的份儿。

如果不是担心他们狗急跳墙,还真可以利用傅家去收拾他们。

可如果一直任由他们跟着

,时时刻刻防备着,也不是办法。或许,我真的可以借助傅家的力量反击一下?不过这事儿,我得找周玄业商量一下才行,这会儿周玄业在祖师房里打坐,这是他每天的功课,天塌了都不能打断。

我估摸了一下时间,估摸还有半个xiǎo时,便让傅楠等着。

大过年的,到处都戒严了,他暗地里的声音自然不能进行了,所以也很有空闲,便没急着走。周玄业打完坐一出来,见我在祖师爷房门口转悠,一时间都愣住了,説:“天顾,你这是干什么?”

我立刻抓住他的胳膊,将人往祖师爷的房里一推,自己也跟着进去了,关上门这才道:“羽门的人还在,傅楠那xiǎo子担心我出事儿,想帮我摆平,周哥你觉得怎么样?”

周玄业皱了皱眉,立刻道:“好,但也不好。”

“周哥,别跟我打哑谜,你説明白diǎn。”

周玄业道:“傅家对付羽门的人,xiǎo菜一碟,没问题,但傅家的行事风格你是知道的,一向是斩草除根,如此一来,羽门的人被逼急惹火了,难保不会把你的事儿抖搂出来,这个消息一但被散播出去,就完了。”

我觉得头大,道:“那我们让傅楠下手别那么狠,把那些人吓退就行了,这样成不?”

周玄业道:“你觉得可能吗?除非,你把这前因后果,个中厉害告诉傅家的人,但你敢吗?”

我道:“傅家也是个吸血窟窿,我要是把这缘由告诉他们,相当于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周玄业微微diǎn头,道:“所以这件事情,好,也不好。关键diǎn在于,傅楠那xiǎo子会不会听你的。”

那xiǎo子会听我的才怪,之前在滇缅丛林里,他就下了杀心,派人想把我们弄死在丛林里,可见手段狠毒。而我现在是傅家的命根,对于傅家的人来説,我的生命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就会遭殃。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傅楠那xiǎo子,对于那些可能威胁我性命的人,威胁到傅家的人,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杀人放火这些事儿,他有哪一件是干不出来的?

越想我越觉得周玄业説的有理,羽门的事儿,还是得靠我自己去解决,千万不能让傅家插手,否则只会越来越糟糕。当即我和周玄业出了门,傅楠皱了皱眉,道:“商量好了?我説,到底是怎么回事,神神秘秘的。”

我道:“没什么,我和周哥商量了一下,这是我自己的事,还是不劳你操心了。”

傅楠冷笑一声:“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顿了顿,他八成意识到自己态度有些恶劣,便转寰了语气,道:“哥,一家人,你就别置气了。谁敢跟你作对,就是跟我傅家作对,我是不会放过他的。”这xiǎo子根本不清楚,我早已经知道了傅家的那些恶心的打算,这会儿担心得罪我,做出这么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也真是难为他了。

我不想给他这个面子,便道:“是吗?那我马上出门杀两个人,你是不是也会帮我摆平?”

傅楠显然很了解我,道:“当然。”他知道,我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儿。

好在这时候周玄业开口了,説:“这不是什么大事,我会处理的,你就放心吧。”他的话还是有分量的,傅楠皱了皱眉,便也没再多説,起身离开了。走到门口时,我觉得不放心,以我对傅楠的了解,他肯定会去查外面那帮人的底,万一惹出事来怎么办?

该死的,明明是羽门的人在祸害我,现在我居然反而要担心他们的安全?

这就像韩绪的事儿一样,明明是我的朋友,而到了最后,为了自保,我们竟然只能期望他别‘活’下来。

仇人朋友,对头盟友,有些我们认为不可能改变的立场,其实往往只需要一个diǎn,就能立刻发生改变。

我和羽门的关系,因为傅楠的事儿,顿时找到了这个diǎn。

傅楠走后不久,我觉得有必要跟那帮人谈一谈,我知道他们就躲在外面,当下也不隐藏了,站到事务所门口大喊:“羽门的兄弟们,别藏了,出来,咱们好好聊聊。”

我喊完,当然没人回应我,于是我道:“这样僵持下去,浪费你们的时间,也浪费我的时间,咱们好好谈一谈,别装了,我知道你们就躲在附近。”好在周围很多事商铺都关门了,否则我这么喊话,肯定被人当成神经病。

这次到是有反应,街角处,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朝我们事务所走了过来。那女人不是别人,就是之前抱着我上厕所那个女人。一看见她,我就想起了自己被她公主抱,已经被她脱了裤子,还把我老二捻在手里让我撒尿的事儿,顿时血气直往脸上涌,心説谁出来不好,怎么偏偏是她啊。

这人叫什么我也不清楚,她进了门,直径坐到了沙发上,身形笔挺,面无表情,皮肤是一种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説吧。”开门见山,一句废话也没有。

我摸了摸鼻子,在她对面坐下,道:“刚才有个开宾利的,从我这儿出去,你们看见了吗?”

她微微diǎn头,道:“看见了。”

我道:“他也同样看见你们了。”

她道:“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将之前留下来的傅楠的一张名片递给她,道:“我説再多,你们也不会相信,不如你们自己去查。让阿签查一查他的来历,尽快,因为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很有可能朝你们下手。”

她接过名片,微微歪了一下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道:“为什么要朝我们下手?我们没有招惹过他。”

我摸了摸鼻子,道:“我也没招惹过你们,你们不一样要朝我下手?”

她立刻道:“那不一样,你触犯了我们的利益。”

我道:“你们也触犯了他的利益。”

她皱了皱眉,更加疑惑,最后diǎn了diǎn头,拿着名片走了。

阿签的办事效率很快,当天下午,她就上门拜访了,神色非常不愉快,质问我:“你和傅楠是什么关系,姓傅的xiǎo子为什么要跟我们作对!”

我们正吃饭呢,谭刃打量了她一眼,説:“食不言寝不语,等我们吃完了再説。”阿签的脸色顿时更不好看了。

我告诉她这事儿,可不是为了跟她作对的,连忙放下碗筷,给她倒了杯茶,道:“别急,咱们慢慢説。”当即,便将傅楠的来历和身份説了,顺便提了提狐仙的事儿。

阿签听完,怒火消了不少,对我説:“没想到你还这么可怜。”

我道:“可怜説不上,我现在活的也挺好。事情你已经知道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阿签道:“为什么帮我们?”我心説,要不帮你们,傅楠那xiǎo子要真把你们灭了,羽门剩下的人一个狗急跳墙,把我给捅漏出去,就算十个傅家,也保不了我啊!

当然,我不能直接这么説,便道:“阿签,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跟你们作对,当初去羽门,也是抱着求助的心态去的。至于后面的事情,完全是被江玺给阴了,才会跑到你们的密宫去。牝牡元胆珠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咱们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何必弄个你死我活的?”

阿签冷冷道:“金肌玉骨,比深仇大恨更有吸引力。”

我一时无语,心説这人真不好忽悠,説了半天,也没有松口。好在我早有心理准备,便道:“傅家那边,我根本劝不了,现在告诉你们这些,只是不希望看到死人罢了。他们一家子心黑手辣,杀人不眨眼,要对付你们,简直太容易了,你们自己xiǎo心吧。”

阿签双手较差放在腿上,打量着我,片刻后,道:“如果把你身上的狐仙送走了,解除傅家的三代之约,傅家自然就不会对我们下手了。”

我心中一动,心説总算来了,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啊!

ps:第二更完毕,终于补完了qaq,看一次漫展就从昨晚到现在加班,没有存稿的人伤不起啊。

廊坊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芜湖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郴州治疗妇科医院
廊坊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芜湖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